清黎缪

沉迷凹凸刀男!!!

【地水风】李桃(二十二)(大结局+后记)

!!!!不能转载千万给我说一声!!!慢慢攒着看_(:з」∠)_【bu】

歌枝枝放飞自我:

*后记见文末,讲一下题目/彩蛋/新作/本子/CP22相关




前情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 第二十章


第二十一章




二十二(大结局)




自从盘古开辟混沌,天地遥遥不知几何。清气上行为天,浊气下沉为地。万物由此应运而生,共称三界。




三界之中,但凡功德圆满修炼有成之人,便能飞升成仙,从此超脱生死,长享极乐;心怀执念者则堕入鬼道,从此翻云覆雨,纵横下界。是以仙界和鬼界向来貌合神离,暗中凶潮涌动、针锋相对。




千百年来,天庭人才济济,铜炉鬼王则一共出了不过三个。因此直到血雨探花火烧三十三神庙,这明里暗里的矛盾方才第一次被推上台面来。此后不到几百年,又爆发了流风玄鬼潜伏上天庭、暗中为鬼界传递情报之事,将神鬼二界的矛盾送上了高峰。




接踵而来的消息,更是让自视甚高的神仙们彻底没了底气:原来三大绝境鬼王之首的白衣祸世,不是别人,正是他们神武帝君的分身。这位鬼王帝君不仅一把火烧了金碧辉煌的仙京,还引来群鬼乱舞,把一个好好的仙界弄得宛如人间地狱。以此看来,鬼王虽只有三个,却一个比一个厉害,一个比一个叫他们焦头烂额。




好在,有仙乐太子率领上天庭众神和鬼市众鬼,再加上风水雨地四师齐心协力,才挽救回来神仙们的一点声誉。在此战里,神神鬼鬼并肩作战,不少凡人都有幸目睹了那传闻中难得一见的流风淘沙平地起风,使得千百户平民免于家破人亡;还有素来关系恶劣的风水二师更是比肩连袂,一呼风一唤雨,从君吾的天庭魔火下保住了十万凡人的性命;至于明光将军和地师、雨师比赛打老鼠,雨师夺魁、地师次之、裴茗垫底之类的趣事,更是能叫人津津乐道许久。




更不要说血雨探花和仙乐太子驾着神像和魔火巨人缠斗了。这一场战役势必被写进史册里,不仅是因为那传奇的诸天仙神化了法相亲临人世,也是因为旧仙京的秩序被彻底打乱重来。从今往后,神仙不再风光无限,鬼怪也不再卑不足道,清浊复归混沌,再没有人好意思说什么“神鬼殊途”之类的话。




这其中,不仅有仙乐太子和血雨探花大力鼓动,更有水横天与贺玄这二人从旁推波助澜。因此知其一二的仙神们,都识趣的不去顶撞,省得落个被斗灯三甲和绝境鬼王同时记恨在心的下场。而自从血雨探花第一次被目击出现在仙乐宫、又被谢怜打哈哈糊弄过去后,这件事便是个公开的秘密了。




原本,鬼王们如果低调点,悄悄的上天,打雷的不要,神仙们也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那百年来看似“低调”的流风玄鬼,乍一冒头,竟然比血雨探花更加嚣张!后者至少没有登堂入室——花城只是从鬼界连了个缩地千里到仙乐宫门口——师青玄则是直接在风师殿里住下了,没事还常摇着扇子去对面水师殿串门!




众仙每次在神武大街——现在叫仙乐大街了——看到这个白衣鬼王优哉游哉地晃来晃去,皆是觉得辣眼辣得不行——这里是天庭,不是你家后院啊!




心里想归想,没人敢真这么说出来。师青玄宛如一个混世小魔王,他从前潜伏在上天庭多少年,就摸清了多少上仙们的底细。他毫无鬼王身份暴露的自觉,还像往常一样笑嘻嘻地上去唠嗑家常,自来熟得很,把人吓得够呛,直叫以前跟他谈笑风生的仙人们看到他就躲。




倒不是不敢对他发难——只是,这只鬼同时有着三甲之二做靠山,谁惹得起他呀!




——是的,流风鬼王其实是水师无渡之弟的事情也暴露了。水横天是多么横的一个人,哪里容得下人非议他弟弟。要是往常呢,水师耍横,还会有风师出来制止;这回可好,贺玄也跟他同流合污了,谁要是敢说师青玄半点不是,这人绝对会义正言辞、语重心长地教训你半天,直叫你怀疑要是不能接受一个鬼王住在天庭,就是破坏三界团结、搞人鬼歧视、阻挠天庭多样性、刻板印象、政治非常不正确云云。就连仙乐帝君也奈何他不得——要不怎么说,上天庭最叫人头疼的不是水横天,也不是血雨探花,而是师青玄呢!




其实,天庭和他家后院也差不多了。以往的三毒瘤,在师青玄面前,简直要成为三道清流。师无渡在宝贝弟弟面前毫无原则;灵文早就和流风玄鬼交好;而裴茗以前就被师青玄收拾惯了,一见他乖得跟兔子似的,就连那靓丽绝伦的女相,也没能激发明光将军的色胆。




用灵文的话来说,要猎艳,也得先留着命在,才能猎艳啊!




好在师青玄没有要天天赖在上天庭。新仙京落成后,他住了一阵子,嚷嚷着仙界太过无聊,既无美酒又无美食,不如人间好玩。于是贺玄应了声好,在仙乐宫前留书一封,便扔下百废待兴的新仙京,和鬼王二人一口气溜得没影了。走前还美名其曰之为“体恤民情,下界寻访”。




剩下谢怜对着仙京的烂摊子一个头两个大。




他满面愁苦,对埋在卷轴堆里、只看得到半个头顶的灵文念叨,“灵文啊,这,这风师大人以前可不是这样的!他是不是被青玄带坏了?我当初是不是不应该同意青玄住到风师殿里去?”




仙乐太子陷入了人生的迷惘。




灵文从卷轴堆里伸出半个头,有气无力地说,“太子殿下,你明白得晚了。”




就算不让师青玄住进上天庭,风师大人也早已不是当年那个无欲无求、舍己为人、万事以天庭为先的圣人了。




且不提被抛下的众仙如何在上面苦哈哈地干活,贺玄和师青玄却是在人间游山玩水,简直是乐不思蜀。




“贺兄啊!你变了!你怎么言而无信啊!你昨天说好要过来帮我……”




“对不住,明兄,我现在有要事在身。事出紧急,下次和你赔礼道歉。”贺玄快速说完,便掐断了通灵。身旁女相的师青玄舔着一个糖葫芦,睁着一双大眼看他,“怎么了?”




“没怎么。”贺玄淡然自若地说,“是明兄。他说让我们好好玩,不必牵挂上天庭的事,他会替我处理好的。”




“地师大人真是个难得一见的好朋友啊!”师青玄赞叹道。




二人此时化作凡身,并肩走在一座繁华热闹的小城里。这座城名叫博古镇,乃是风师玄的故乡。当年贺相回乡省亲的时候,骑着高头大马,正走在这十里长街上,突然就飞升了。因着是贺状元的飞升之地,这长街又叫“状元街”,常年游人熙攘,都是为了来瞻仰那飞升四景“状元省亲”的。




此时正值春日,街上摩肩接踵,小贩叫卖声此起彼伏。师青玄吃得牙酸了,将最后一个糖葫芦往贺玄嘴里一塞;后者下意识地咬住,嚼了嚼,却觉得那山楂分外的甜。




不远处是街中央,坐落一座华丽气派的酒楼,门庭若市熙熙攘攘。师青玄看见了,便仰头对贺玄道,“我们去那家酒楼吃饭罢!”




她此时用的女相,睁着一双扑闪的明眸,更显得娇媚可爱。贺玄心头一动,道,“你一路吃过来,竟还没饱么?”




“早得很哩!”师青玄笑道,亲热地挽起贺玄的手,便往前头走去。旁人看见,只当是一对寻常的夫妇踏青出游,不禁暗叹郎才女貌,霎是般配。




前方那栋酒楼,挂着一个“贺氏酒楼”的牌匾。师青玄看着牌匾上苍劲有力的熟悉字迹,对贺玄道,“这字不错。”




贺玄闻言抬头,一时怔然。他成仙后忙于回应信徒祈愿,长久都没能回故乡一趟,更别提看看自家后人的产业了。如今乍然看到自己为人时写下的字迹,家族的酒楼数百年长盛不衰,回想起当年情状,不禁慨叹世事变幻,物是人非。




这座“贺氏酒楼”在二老过世后,由当年贺家赘婿的后人经营着,至今还是红红火火。凡是来瞻仰仙迹的文人骚客,势必要来此喝一次名动天下的贺家酒,才算是到过博古镇了。




师青玄和贺玄此刻坐在酒楼最顶端的雅间里。四周都是洋洋洒洒、密密麻麻的词句,多是歌颂风师大德的。一个年轻的伙计站在门口,热情洋溢地给他们讲解这酒楼的典故。他口才不错,从贺玄天赋英才、年少得志、报效朝廷、否极泰来,吹得是上天入地,波澜壮阔。师青玄听得津津有味,贺玄只觉得面红耳热,恨不能赶紧让那小二出去。但见师青玄一副快活模样,又不舍得坏了他兴致。




伙计说了半天,讲得口干舌燥。他舔了舔嘴唇,笑道,“……然后呢,这贺掌柜啊,就把这酒方子留下了。此后但凡来我们店的,不论南北出身,都少不得要尝一口这贺家酒。嘿,不是我吹嘘,喝过的,还没有不叫好的。”




“真这么好喝?”师青玄兴致勃勃道。




伙计道,“的确如此,但这酒烈,女子可能吃不太消。夫人您……”




师青玄不等他说完,就端起桌上酒杯一饮而尽。只听咕嘟一声,喉口一动,她竟是连眉头也没皱一下,仿佛只是喝了一碗隔夜茶。便对那瞠目结舌的伙计脆声道,“这酒也太淡了,我看不是给天子喝的,而是给贵妃喝的吧!”




伙计张口结舌地愣在那里,许是没见过这么狂放的女子。贺玄哭笑不得,赶紧给他塞了点赏钱,道,“你下去吧。”




雅间门刚合上,师青玄便扔了酒杯,纵声狂笑起来,丝毫没有此时用着女相的自觉。




“贺兄呀,你们家这太不地道了,掺水的酒也拿出来卖?还让祖师爷可吃到了,完了,赶紧清理门户啊!”




贺玄无奈道,“本来就是个短斤少两的方子,也就能蒙蒙凡人。真要能入您老人家的法眼,这酒楼也甭开了。”天天净顾着把醉汉送回家了。




师青玄哼笑一声,“他们现在店大欺客,学会耍滑头了,几十年前还不敢掺这么多水。你啊,得空记得教训这群不肖子孙,省得他们坏了风师大人的名声。”




贺玄挑眉看着她,半晌,道,“说罢,你来过这里多少次了?”亏她刚刚还假模假样的听得认真,浪费自己一片心意。




鬼王啐道,“我云游天下,但凡碰到美酒,刀山火海也要前去一尝的,你别自作多情了。”




贺玄道,“果真如此?”




师青玄道,“怎么?我还是特地来看你的不成?想得倒美。”




她嗔怒的模样别有风情,乍一看,就好似寻常人家的娇痴女子。贺玄不禁莞尔,假意道,“好吧,既然这样,那也别在这干坐着了。我们再去别处逛逛。”




师青玄一噎,“不识好歹的东西!亏我还好心陪你回乡省亲……”说罢惊觉失言,贺玄就等在这儿,立刻朗声大笑起来。




“好了,我不识好歹。”他笑着道,“只是我成仙时便舍了尘缘。为人时候的事情,已经忘记多半。更何况百年过去,这里除了门口那块匾,别的和当年实在是没有半分相似了。”




鬼因执念化鬼,执念愈深,法力愈强,记忆愈清晰;而神则因舍弃执念而成神,为人的记忆忘了大半也不鲜见。仙乐帝君法力高强,却连他最亲近的侍从声音都不记得,可见神仙的忘性比鬼大多了。




贺玄更是早就摆脱了七情六欲,若没有师青玄,他此时就是一尊无悲无喜的神像,而非一个谈笑风生、有血有肉的人。说是他的后人,却与他没有多大干系。




师青玄闻言略显萧索,道,“那……怎么办好?见不着令尊令堂,又要躲着我兄长。我们倘若要拜,岂不是只能拜门口那块匾。”




“何必想这些?”贺玄道,“若有得拜就拜;没有得拜,现在这样不也很好。”




师青玄虽然应了,面色仍旧郁郁不乐。贺玄知道她在烦恼,不好多说什么,只得轻轻拍他的手。




须臾二人酒足饭饱。鬼王看了看一桌残羹,道,“刚才你一路请客,难为你这个小气鬼了。我来投桃报李一回吧。”




贺玄知道这位富家千金可比自己阔绰得多,便没有阻拦。只听她挥手叫,“小二,结账!”便摸上腰间的钱袋。




外头小二应了一声,师青玄探手入腰间,正要掏钱,却忽然脸色一白,神情刹那间竟变得难以形容。




贺玄道,“怎么了,大小姐,没带钱?”




“不……”师青玄的脸色十分一言难尽。




她把一个青色水纹钱袋从腰间解下,展在贺玄面前。




只见那钱袋里面,赫然满满塞了一袋的金子。亮澄澄,金闪闪,沉甸甸,霎是惹眼。




“………………”




师青玄当然不会闲着没事带这么多钱,这些金子足够他们把大江南北的酒都吃上一遍。




“这是……”




他取出其中一枚金锭端详,只见上面清晰地刻着“水师殿”三个字。




“我哥。”师青玄从牙缝里挤出这两个字来。




“…………………………”




这下,贺玄也惊得说不出话来了。




师青玄和贺玄偷溜下凡,自然没敢让师无渡知道。贺玄怕他再给自己脸上来一拳,大庭广众的,那是躲还是不躲?




在天庭的时候,水横天每次看到他俩黏糊糊地走在一起,都会露出一副介于磨牙和骂街之间的表情。二人每每要亲热,都要像做贼一样,先四下看看,有无一个水师瞪眼瞧着,简直苦不堪言。




而这次下凡前,鬼王为探虚实,还特地心怀鬼胎地去了一趟水师殿。师无渡端坐殿上,神色一如既往,只是和弟弟唠了些家常,并不曾多问什么。师青玄只当自己没有露馅,边在心中暗自得意,一回去就跟着贺玄逃之夭夭了。




……谁料,这却有一份大礼等着他。




“这是……给我的……盘缠?还放在锦囊里……”师青玄张口结舌道,“可我没跟他说……我要和你下来玩啊……”




“唔,他猜到了吧。”贺玄道,“你是不是说漏嘴了?”




“怎么可能,你以为我是你吗,连谎话都不会说。”师青玄不服气道。贺玄摇头,心中却莫名泛起一阵暖意来。




师无渡这人向来别扭,自从那日在流风鬼蜮里被他揍了一拳,他再没给自己过好声气。但即便如此,在皇城里对战君吾的时候,水横天仍旧数次为他挡下了致命的危险。他不能不承这份情。




早年间,他和师青玄一为神一为鬼,相隔万里天涯海角。碍于天庭教条,就算是水横天,也不能够大张旗鼓地看望弟弟,不得不忍受那百年相思之苦。




直到今日,天庭不再有神鬼之分,这个护犊了百年的哥哥,才终于别别扭扭地放下了早已生根发芽、深盘胸中的心结,笨拙却又小心翼翼地朝他递出了一条橄榄枝。




贺玄嘴角不自觉扬起一个清浅的笑意。




这兄弟俩,口是心非的性子倒是如出一辙。




“你笑什么?我哥是给我钱,又不是给你钱。”师青玄道。




贺玄道,“教训得是,哪有贪图娘子嫁妆的道理。”




师青玄啐了他一口,却忍不住心满意足地笑了。她先前生气哥哥重视贺玄更甚于自己,后来又害怕哥哥不接受贺玄,如今终于有了两全之法,世界上最亲近的两个人携手言欢,共伴身侧,阖家团圆,哪里还有不开心、不完满的道理?




她随便用一颗金锭结了一桌佳肴的帐,剩下的给了那伙计,算作他吹捧风师大人半天的打赏。“吃饱喝足,该走动走动了。”她道。




“你要做什么?”贺玄道。




师青玄但笑道,“别问了,跟着我就是。”




她拽着贺玄离了主道长街,轻车就熟在那交错的阡陌小路间来回穿行。博古镇本就热闹复杂,贺玄跟着在大街小巷里乱走,眼见车水马龙纵横交错,直被她带的眼花缭乱。不禁心道,分明是自己的家乡,怎的这人比我还熟稔些。




最后,二人绕了不知多少圈,终于来到一家偏僻地方的书斋前。那书斋人烟稀少,古朴雅致,却是别有一番风骨。只见师青玄驾轻就熟地走进去,对那斋里坐着打瞌睡的老叟道,“先生,可否借笔砚一用?”




那老叟看了看站在后面的贺玄,未发一语,只起身去取了文房四宝。贺玄挑起眉,问道,“你要做什么?”




师青玄转过身,笑嘻嘻地对他说,“——你给我家题个字儿罢。”




鬼王出身大户人家,喜好风花雪月,鬼府里也布置得甚是风雅。什么花鸟鱼虫,古玩字画,那是一样不少,不像个舞刀弄枪的鬼,倒像个舞文弄墨的雅客。




原本,堂里悬着一副“貂裘换酒”的匾额,是师青玄自己写的。狂放有余,端正不足,血雨探花见了都啧啧称赞。但那匾额在万鬼躁动时,已被他自己砸坏了。




如今,他请贺玄来给他题字,等同于让他“登堂入室”了。想通了这一层,贺玄不禁露出一个微笑。他也不忸怩作态,大方接过了磨好的笔墨,道,“你要写什么?还是‘貂裘换酒’?”




“随你。”师青玄轻笑道。




“——你觉得呢?写什么比较好。”




她话音未落,书斋里恰巧刮进一阵轻柔的堂风来。




彼时已是四月,莺飞草长,春意盎然。早春的暖风里,白衣女子面如桃花,风姿绰约,她仰起一张绯红的俏脸,炯炯明眸里满是殷殷的期盼。




好一副桃花人面。




贺玄一怔,随即莞尔。




他几乎没有多加思索,手中行云流水般地一气落下四个大字。那字如苍松劲枝,节节傲骨,入木三分。




——桃花换酒。




师青玄的眼睛微微睁大,瞳仁轻颤,不待她说些什么,贺玄便倾身上前,一口吻住她那柔软粉嫩的唇。那双翦水般的秋瞳顿时绽开一片惊艳,五彩缤纷,满满倒映出的是春日的影子。




人间好时节,恰是春风桃李花开日。




一片花瓣拂过鼻梁,堂上的老叟乍然从瞌睡中惊醒,手中卷烟“当啷”一下掉在桌上。他迷迷糊糊地起身,侧头环顾四周,只见得午后的书斋里寂静无声,空落无人,哪有什么状元显灵的情状。




“做梦了?”他含糊地嘟哝道。




四下悄然无声,唯有空气中泛着一丝淡而清的墨香,窗外绿红争妍,正是春意浓时。他拂去鼻上花瓣,却以为那不过是春风拂面。




End




*后记:


大家好!这篇文从两月中开始连载,至今完结,历时一个半月,共9万5000字。加上修文和番外预计能突破10万字。


从初期的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到中间三次元缠身节奏紊乱,还有最近心情低落卡文卡成sb,曾经数度萌生退意,但多亏了大家的红心蓝手评论,这篇文能完结离不开大家的支持。


原本《李桃》只是脱胎于一个脑洞。我想写的只有“风水二师铜炉山逢鬼王”这一个场面,并且取了“李代桃僵”为题。本来想写爽了然后扔个全文大纲就跑。之后意外地受到了很多读者的喜欢,又想着要锻炼自己写长篇的能力,因此才一章章坚持下来。


由于跨度过长,我的节奏把控能力终究有所不足。前期铺垫得太长,中期赶时间又草草了事,有许多不尽如人意的地方。再加上砍过一次大纲,有不少早先埋下的伏笔忘记圆回来了,我之后会慢慢的修改。



  • 关于地水风



起初这篇文写了地水风的标题,打了水风和双玄的tag。构思时想的双玄相爱相杀自不必说,水风兄弟生离死别的粗大亲情双箭头,甚至还有师无渡和贺玄亦敌亦友、惺惺相惜的恶友交情,大约60%双玄+30%水风+10%的水→←贺,才取了地水风的标题。而随着连载深入,感情线越来越明显,我一度想过要不要把“地水风”改成“双玄”,但是细想来,哥哥的作用在全文里类似于穿针引线的线,将双玄二人裁织在一起。是他们缘分的始,也见证了他们完满的结局。取水用水,算是从一而终,因此我便留着“地水风”这个名字了。



  • 关于题目



桃花是个被人用烂的比喻,但我偏偏觉得青玄特别适合桃花。最早是唐伯虎的诗: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 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来花下眠。我本来想写鬼王师青玄为斗白话仙人,天天坐在桃林里醉生梦死。(写得太急被我砍了)后来又取“人面桃花”之意,也是用烂的,但我觉得,如果要择一种适合青玄的花,就是桃花了。


题目来源的乐府诗原本是用来比喻兄弟阋墙。“桃在露井上,李树在桃旁。虫来啮桃根,李树代桃僵。”


“换命”作为原作风水地副本的起因,也是本作全文的线索,一直贯穿始终。明面看上去 ,青玄=桃,贺玄=李。虫=白话真仙。“李树代桃”=换命。但是其实真正结合原文来看,原作黑水=桃,本作青玄=李。虫=身死化鬼铜炉历劫。这篇文的根本,讲的就是一个“换命”。


关于这一点我不细说了,大家觉得有兴趣的可以思考思考,我会在太极生两仪的后文里详细说明我的想法。



  • 小彩蛋



分享一则被我砍掉的没用上的狗血剧情。



青玄的计划原本是取得贺玄的信任,然后混上天庭。因为他恨这天道,让他忍受生离死别,他要把天下搅得天翻地覆。


所以他受到了君吾的勾引,听从了他“不破不立”的建议,要建立一个人鬼共存的新仙京。而在皇城决战之中,师无渡为了保护弟弟被某位天官打伤,师青玄怒极之下手撕了那天官,走火入魔,大开杀戒,就连花城也没办法阻止一位绝境鬼王盛怒下暴走的力量,更何况花怜二人还要对付君吾。


君吾看到师青玄暴走的样子,哈哈大笑。(然而没什么用,还是被花怜合体打爆了)贺玄上去阻止走火入魔的师青玄,对方不认得他了,把他暴打一顿。贺玄仍然锲而不舍,最终在他舍身忘死的呼唤下,师青玄终于清醒过来,迷途知返。


然后他一醒来就看到贺玄浑身染血、奄奄一息地躺在自己怀里,还微笑着安慰他。想起自己所为,鬼王心疼不已,追悔莫及,终于吐露心意……



想到一半就被我砍了……………………太作了太狗血了太中二了,还是滚个床单He完结叭。(虽然本来就很作了)



  • 关于OOC



这篇文能被大家喜欢我其实是很吃惊的,因为它根本就没有什么C可言……基本完全脱离原作,完全是我脑内一个自我放飞的产物了。而且我写东西的毛病我自己清楚,一上头就不管不顾,狗血有余,逻辑不足。所以大家看个乐就好哈哈哈,不要说OOC,基本就没有什么C了。



  • 关于本子



我去问了问,本子保守估计约200+p,算得上一本小砖头了。因为成本问题,数量有限,无法回馈每一位支持我的姑娘。我不想草草了事滥竽充数,又想尽量满足喜欢这篇文的大家,所以本子发放规则如下:



  1. 首先是从长评/图中选择姑娘并且(包邮到家)送给你们这本本子。(仅限亚洲地区)


  2. 除此以外也会在这条lof下面抽选一位幸运读者(让我们看看是谁这么好运呢)。


  3. 也可以用天官无料/零食和我交换(有剩的话…)。


  4. 可能会给CP预留几本(待定)。



我没定是CP第一天or第二天,也可能两天都去(这个可以慢慢商量。)也想印点以前写的别的小短篇的无料,和各位老师们交换签绘/字/图/etc。(太太们看我!)


印量统计截止5.5日!到5月我会陆续发私信问你们要地址…所以即日起一个月内大家都可以尽情的……



  • 关于新作



接下来除了之前说的戚容副本和青玄花城闺蜜喝小酒的恋爱烦恼两篇番外,然后就是《太极生两仪》了。以前追过我文的姑娘一定都知道天官圈是我有史以来混过的坑品最好的一个圈子(非赞美意味)。无论如何我都会把目前有的坑填完,不过暂且没有别的连载计划了,之后大概就是开开车,写写AU甜饼。(或者做做游戏。如果有脑洞的话)


一路走来,非常感谢你们的陪伴和支持。我们下次再见!




-歌尽桃枝


2018.4.6

评论

热度(1348)